博彩業連續負增長導因探討

新聞來源:澳門日報

回歸以來,博彩業一直保持強勁的增長趨勢。從○○到一三年,年均增長高達28%,最低增長是9.7%(○九年),最高增長達58%(一○年)。一四年六月博彩業的發展出現拐點,當月博彩收入較一三年同期降3.7%,隨後下降逐漸擴大,一五年二月降幅達48.6%。到目前為止,博彩業已持續下滑九個月,負增長趨勢似乎還沒有停止。這種持續負增長是回歸以來從來沒有過的。是甚麼原因導致這種一反常態地連續急劇下滑?

    賭收下滑有時間差

    答案有很多版本,最流行的版本是內地反腐。按該版本,由於內地持續反腐,內地的大賭客尤其政府官員,都不敢來澳賭博,因此導致負增長。但該版本不能解釋為甚麼負增長在一四年六月才出現。

    內地反腐在一二年十二月就聲勢浩大地開始,隨後一直都沒有鬆懈。直到一四年六月以前,博彩業一直無受影響。一四年二月還創造澳門有博彩業以來單月最高收入。如果內地反腐是導因,博彩收入的下滑應來得更早,而非等到一年半以後;應該是逐漸的,而非突然的。

    此外,說反腐使官員不敢到澳門賭博的說法也沒有任何意義,因為從○七年以來,內地對國家工作人員(包括政府官員)到澳門旅行就有非常嚴格的限制,從那時候開始,來澳的政府官員及國企老總早就非常少,他們對澳門博彩業的貢獻也已停止或非常小。因此用反腐的影響來解釋澳門賭收的突然連續下滑的假設,不能成立。

    經濟放緩無損收入

    另一個版本認為是內地經濟放緩的影響。一四年內地GDP的增長僅7.4%,低於一三年的7.7%,一二年的7.8%。但從歷史上看,博彩業收入增長並不與內地經濟波動一致。如○四年內地經濟增長為10.1%,澳門博彩收入增44%;○五年內地經濟增長加速,增長達11.3%,但澳門博彩收入僅增11.3%。一三年,內地經濟比一二年放緩,但澳門博彩收入增長卻較一二年高。且內地經濟放緩並沒有影響內地居民收入水平,內地的億萬富翁、千萬富翁人數仍在增長,這些富翁人均擁有的財富仍在增長。一般工薪階層收入也在增長,居民消費能力並沒有減少。一四年內地訪澳遊客增14.1%,消費增3.7%。

    此外,博彩業一直有抗經濟衰退的趨勢,尤其是成長期的博彩業。譬如○一年美國經濟衰退,但當年美國商業賭場的博彩收入增3.1%。拉斯維加斯在○七年金融海嘯發生前也一直是這樣。○七年以來的金融海嘯令拉斯維加斯博彩業受到較大衝擊,是因拉斯維加斯的賭場酒店65%的收入來自酒店、會展等非博彩元素,非博彩元素與經濟的關聯度比較強。

    依賴賭收具抗跌力

    澳門的博彩企業,目前超過90%的收入都來自博彩,類似拉斯維加斯發展階段的早期,這完全有理由相信博彩業抗經濟衰退的理論在澳門依然有效。說澳門博彩收入下降是內地經濟放緩導致的假設,顯然也不能成立。

    那麼是甚麼導致澳門博彩收入連續九個月負增長?原因有多種,但從時間點上看,最早的最直接的導因是黃山跑路,隨後的原因是對銀聯卡刷卡的規範和對內地居民持大陸護照到澳門的限制及其他一些因素。

    黃山是澳門一家貴賓廳的代表,其手下有100多人為他工作。在澳門參與貴賓廳經營的四年裡吸引大量投資入股賭廳(主要是來自內地的投資者),每月給投資者的股息高達2.5%。由於投資的高回報率,吸引高達80-100億港元的投資。他在一四年四月中旬給手下發放獎金之後便解散了他的公司,然後消失了。五月初媒體報道其消失的消息,引起對貴賓廳投資的投資者的恐慌,於是引爆澳門貴賓廳的危機。黃山消失對澳門貴賓廳業務的影響不亞於○八年雷曼兄弟破產對美國金融市場的影響。

    賭場壞賬料達千億

    長期以來,澳門博彩產業都是由貴賓廳業務主導的。一三年澳門貴賓廳博彩毛收入佔整個賭場博彩毛收入的66%。一一年曾高達73%。

    支持貴賓廳運作的主要力量是博彩仲介(廳主)和仲介代表(沓碼)。廳主和沓碼除發掘大賭客、鼓勵他們到澳門賭場賭博外,還向賭客發放信用貸款,從而令賭客沒有帶錢也可以賭,且可賭得更大,賭的時間更長。

    廳主及沓碼放貸的錢,除部分來自賭場的額度,多數來自投資者,尤其是內地的投資者,譬如山西的煤老闆、中山古鎮的燈飾物流商,乃至重慶的黑社會。投資者把錢交給廳主或沓碼,廳主或沓碼為他們提供每月高達1%、2%乃至3%的回報。超高的回報率導致大量資金湧入,貴賓廳可放貸的資金越來越多。於是給賭客的放貸規模不斷擴大,令貴賓廳業務迅速膨脹。

    ○六年,政府公佈的註冊仲介人僅76個,到一三年該數字已增到235個。由於資金來得太容易、來得太多,貴賓廳和沓碼放貸非常寬鬆。寬鬆的放貸不僅導致更多問題賭客,還導致大量貸款收不回來。譬如澳門的追債網“美好世界”一三年六月公佈欠債者名單僅70多人,到一五年三月已達902人。追討的資金高達130多億,其中大部分可能永遠都追不回來,而這遠不是全部。因願意把欠債者名單放在網上的主要是規模比較小的仲介,大的仲介有更多的客人背景資料,也更容易通過其他管道追討,因此更不願意利用互聯網來討債。有人估計,澳門賭場累計壞賬已高達1,000億港元。

    信任關係遭到瓦解

    一般情況下,祇要有投資者源源不斷的資金投入,貴賓廳即使有很高的壞賬也能照常運作。因為祇要有資金投入,廳主就可按時支付紅利,投資者會繼續投資,因投資者不會知道自己的投資可能已成壞賬,賬面上他們的錢確實仍然完好。但黃山的跑路改變這種情況。

    黃山捲款潛逃,立即使投資者近100億的投資化為烏有。跑路除令發放的博彩貸款減少,更重要的是破壞投資者對博彩仲介的信任。投資者對貴賓廳投資,貴賓廳並沒有任何財產做抵押,唯一的保證是同投資者之間的信任關係。黃山跑路令這種信任關係立刻消失,於是投資者紛紛收回對貴賓廳的投資。原來贏錢之後喜歡把錢存放在貴賓廳的大賭客也不敢再把錢放在廳主那裡。貴賓廳的資金鏈於是中斷,令已受壞賬困擾的貴賓廳經營惡化,經營惡化進一步打擊投資者的信心,從而進一步減少投資。缺乏實力的中小貴賓廳經營開始關閉。政府一五年一月二十日公佈的仲介名單顯示,博彩仲介比一四年同期減22%。

    揭示賭業監管缺陷

    但黃山跑路祇是博彩收入負增長的導火索。隨後澳門收緊內地持護照過境遊客在澳門的停留時間、內地加強對持護照到澳門的限制,以及澳門和內地共同加強對內地遊客在澳門的銀聯卡消費的管制等,則是負增長加劇的後續因素。

    黃山跑路顯示澳門過去博彩收入的高增長存在大量泡沫,貴賓廳贏的錢有較高比重是來自投資者的錢,而非來自賭客的錢。黃山跑路也顯示政府在該環節的監管存在缺陷,令黃山可參與澳門貴賓廳的運作長達四年,在沒提供任何擔保下吸引這麼大的投資。由於黃山跑路帶來的信任危機不是短時間內就可恢復,也由於市場需要時間適應更嚴格的各種規範措施,澳門博彩收入在更低的水平運行在相當長時間裡會是一種“新常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