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沒落:亞洲數國爭搶中國賭客

新聞來源:新浪財經

柬埔寨的各種景點長期以來吸引著遊客到來,從紅色高棉殺人場、到壯觀的吳哥窟。如今,這個國家開始將目光投向一個新市場:中國的賭客,亞洲傳統的博彩中心澳門正在失去他們的歡心。
“如果你是中國人,你去澳門,那兒有什麼?賭場、商場、娛樂中心──就是這些了。”柬埔寨主要博彩運營商金界(NagaCorp)的首席財務官Philip Lee說,“如果你去柬埔寨,就不只是純粹的賭博──你會獲得一種更全面的體驗。”
亞洲好幾個國家都在爭奪中國內地賭客,營銷大戰是這場爭奪戰的一部分。中國政府在澳門採取措施打擊洗錢和炫富之後,中國內地那些一擲千金的賭客正在尋找比澳門更安全的地方賭博。
但金界的例子也凸顯出亞洲博彩業面臨的風險:在亞洲,文化敏感問題仍然揮之不去,博彩行業對穿梭于各地賭場的富裕客戶日益激烈的爭奪,也可能很快大大降低這個行業的賺錢程度。
“爭奪客源的競爭將越來越激烈,利潤會越來越薄。”馬來西亞聯昌國際銀行(CIMB)博彩研究亞洲主管Michael Ting說,“我們認為利潤率會下降。”
自中國去年開始打擊澳門博彩業以來,亞洲博彩市場一直處於波動之中。澳門是博彩業吸金大王,年營收達到440億美元,是拉斯維加斯的6倍以上。
澳門博彩監察協調局(Gaming Inspection and Coordination Bureau)數據顯示,今年春節期間澳門博彩業營收同比下降49%,至195億澳門元(合24億美元),使2月澳門博彩業股票大跌。澳門是中國唯一獲准經營賭場的地方。
澳門博彩業營收去年也下跌了2.6%,是2002年有記錄以來首次出現下跌。
其他國家的博彩運營商如今也爭相搶佔亞洲博彩業的先機。因為信仰佛教,亞洲許多國家(包括柬埔寨)仍然禁止公民賭博。
上月,消息爆出,香港周大福集團(Chow Tai Fook Enterprises)計劃投資26億美元在韓國仁川建一個賭場項目,還有可能在越南和澳大利亞投資一些項目。
拉斯維加斯凱撒皇宮(Caesars Palace)的經營者凱撒娛樂(Caesars Entertainment Corp)正考慮在菲律賓建一個10億美元的度假村,從亞洲各地吸引賭客。
上世紀90年代中期,金界在金邊湄公河上經營賭船起家,如今它正在努力利用澳門博彩業的困境,稱之為“巨大機遇”。
金界現在已經建好或在建的酒店客房有1700間,該公司計劃增加到4000間,還計劃安排兩架專機運送中國遊客,這是雄心勃勃的博彩業運營商用來吸引賭客的許多種“特殊款待”之一。
但該公司去年底遇到了臨時的困難,它的標志性金界娛樂城(NagaWorld)在向旁邊的佛教圖書館擴建時引發了僧侶的抗議。金界稱這起事件“非常令人遺憾”,表示它已擱置擴建項目,但涉及此事的一些僧侶仍感到擔心。
“我們不相信這件事會無限期擱置。”抗議活動領袖通•納里斯大師(Venerable Thong Narith)說,“如果情況轉糟,他們繼續這個計劃,我們還會再次抗議。”
20年來,外界認為金界一直與長期執政的柬埔寨人民黨(People's party)政府關係密切,這一點也讓它面臨質疑。政府向金界頒發了70年的賭場牌照,並讓它在金邊200公里半徑內壟斷博彩業41年之久。
批評者稱,金界與政府的相互勾結,體現在金界娛樂城得天獨厚、緊鄰議會大樓的位置上,也體現在直通外交部、金界稱為緊急出口的那個側門上。
2001年,金界首席執行官、控股股東Chen Kip Keong,當上了已擔任柬埔寨政府首腦30年的洪森(Hun Sen)的經濟顧問。
金界的Philip Lee反駁稱,1995年,金界按照聯合國(UN)監督下的“絕對光明正大的”程序,在柬埔寨獲得了經營許可。1992至1993年,聯合國曾在柬埔寨發起了一次維和行動,以防該國重返紅色高棉年代那種毀滅性的衝突。
Philip Lee表示:“這些年來,我們已經成長,一直積極投身于國家建設。”他提到了金界對柬埔寨這個亞洲最窮國家之一的旅遊業和就業所做出的貢獻。“我們是國家經濟結構的組成部分。”
但是,在金界在本國市場加大下注的同時,一絲更廣泛競爭的跡象已在一場遙遠的戰鬥中體現出來──金界正與一家對手企業集團展開競爭,在俄羅斯的海參崴市(Vladivostok)推出新項目,以吸引中國客戶。還有分析師可能會特別指出來自柬埔寨境外的一場甚至更嚴重的威脅,因為還有更多國家在尋求進軍財源滾滾的亞洲博彩業。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分析師表示:“越南政府可能允許越南人賭博。”他們指的是河內方面有人提議,允許數千萬越南人在國內合法賭博。“這可能對金界的大眾市場產生負面的結構性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