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貴賓廳倒閉連帶效應

新聞來源:澳門日報

貴賓廳倒閉潮持續,與賭收下行直接相關,更多貴賓廳倒閉意味着中介人活動持續萎縮,未來賭收會進一步下跌。這是一個互為影響的循環,只要貴賓廳經營和中介人活動未來置於嚴格管制下,意味着澳門賭收很難會回復到以往的高增長。

    貴賓廳萎縮,無疑是多管齊下調控博彩業見效的指標。除了賭收走勢,社會上如今關注的是倒閉潮背後的骨牌效應,不僅僅是周邊奢侈品和消費品受影響,關鍵還是資金鏈斷裂會否讓一些地下活動浮面,引發行業秩序和社會治安問題。

    貴賓廳和中介人制度是澳門博彩業的一項“特產”,是造就澳門賭收過去十年迅速膨脹的關鍵。新加坡開賭後,或美資博企在澳門嘗甜頭後,一度想複製到當地,結果一一發現“水土不服”。活躍在澳門市場的中介人有沒有能力“走出去”固然是一個問題,不過如果拉城賭場新春期間可以營造中國年氣氛,甚麼商業活動不能複製?“水土不服”的最大關鍵還是與當地相對嚴厲的法律法規和管理手法有關。從中介人的背景審查、資金流動,到賭債的處理等,澳門當前的一套也只有在充分灰色的法律環境下才能存在。

    譬如賭廳和中介人為了滿足借貸需要,以高息向市場上吸存是在明在暗的活動,個別中介人或透過上市籌集資金,但畢竟少數。這種高息吸存明顯是灰色活動,當然也不受法律保障,如早前有中介人夾帶私逃,又或更早以前,不少中介人因巨債和資金周轉不靈而引發人命事故等。故此,當前賭廳倒閉潮可能誘發的最具社會安全威脅的,自然是資金鏈一旦斷裂所可能引發的種種錢債糾紛。這些債務既然不受法律保障,自然也只能採取另類解決辦法,這個過程會否引來種種社會安全問題,才是各方所擔心的。

    長遠而言,貴賓廳或中介人活動必然置於更嚴格的管理下,中國內地的資金流動管理也必然會越來越嚴謹,則中介人活動必然會有更大掣肘,貴賓廳的生存空間必然會萎縮。循正面角度,有助於控制博彩業過度膨脹和賭收暴增,也有助增加博彩業的安全系數,減低不規則經營的風險。

    美資相信不難適應,不過是回到原來的運作模式。如果他們能夠在美國生存下來,不可能在澳門生存不下去。畢竟中國內地經濟仍是全球最佳,中國人仍然最熱衷且最有消費能力,更重要的是中國人的博彩偏好。至於向來依重貴賓廳的博企如何能及時轉型,關鍵是順利平穩過渡,很值得各方關注。